通知公告   更多>>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园地
那份美好
发布日期:2018年08月09日   发布人:jmmhg   浏览次数:  次

安徽昊源  杨俊

         上走步鞋,备了雨伞,出门。

    与其说是这细雨装饰了这个季节,不如说是落红,装饰了这雨!

    园子里,或在空中缓缓的飘来,或在你触手可及处的枝叶间;或片片,或朵朵,或已是散裂开来的花瓣,带着那份细雨浸润而略显潮湿的重量,静静的很有些质地的落于了地面;在池塘,在岸边,在脚下,在你不经意之间;那是迟放的广玉兰奶白的花瓣,那是石榴花红怒放了的小火把,还有熟透了的褐黄褐黄的小琵琶果,当然其它逐如银杏、香樟、丹桂、苦楝、垂柳,部分的枯叶,也是不甘缺席,伴着这花针似的细雨,好似统统的都如约而致!

    身着亮黄色马夹、提着帚的老夫,正在清扫着林下、小石板路面,甚至是园子里很小的一个角落;那看上去形体颇显粗糙的老夫,动作起来却是十分的轻盈和细腻,似是怕坏了那落物的完好,他哪是在清扫呢,他是在欣赏着和守护着那份美好!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朱军东老师“落叶屋前人不扫,工窗山色画难工”的诗句!也确实,那老夫应该是,不忍违了他心中的那份美好和他的那份情有独钟!

    雨虽是细小,可想来,也应该会挡住了不少人的脚步;确实,今儿个的园子里,是显得静了些。

        不过太静了会让人觉得有些日子的单薄或者有些孤独的感觉,可太闹了呢又让人觉得耳恬心燥;而此时,则是刚刚的好!

        前行,池塘边有白发老者在垂钓,那动作那状态,可以用“闲暇而又娴静”来形容。他大概也是怕惊了那池塘,那蒲,那荷,还有那偶尔的稀疏的蛙声。

    他只负责把鱼杆固定好,至于鱼儿上不上钩,看上去似乎与他不干,他不是来收获的:他哼着小曲,打着他的慢太极;因为此时的雨已是似是而非的下着,完全不用考虑撑不撑雨伞的事。

    因为周末休息,所以不着急,于是放慢了脚步,静观:老夫那缓慢的动作,轻柔流畅而又娴熟!我可是学不来,我是个急性子!

    不一会儿,有夫人送来早餐,小馒头,小青菜,白蛋加豆浆,夫人眯眯的笑着并没有说话,只是示意:用早餐了。

        我本以为夫人是来送餐的,可是,错!夫人是与老者来共餐的,一对白发夫妇,夏雨风荷的池塘边,柳绿下,对着鱼杆,相视而坐,快乐而悠闲的用着早餐;那场景给你的第一反应是:祥和而美好。还不禁会生出感叹来:多么令人快慰而又惬意的生活啊!同时,它又的的道道的是一道风景,此景又能让你很安然,而又有心头的喜悦油然而生!

         其间,夫人用着餐的时候,老者几次的娴熟的提起钩来,每次都有收获,灰鲫,红鲤,还有荀白荀白的攒条,因为是野生所以色彩都非常的鲜明,我之所以能辨认的出,是因为小时候常跟着父亲的鱼网学来的经验。我一边得意着自己跟父亲学来的本领,同时也在内心里佩服着这老者的娴熟的钓艺!

    老人的鱼篓也挺有意思,不是放在岸上的桶桶罐罐之类,而是一只用鱼线编制的可以放在水里的长长的圆筒筒状的小篓篓,细密而别致!

    不过那灰鲫红鲤和白攒条,被放到鱼篓里的不大一时儿,就又被老夫放回了池塘;更有意思是:老夫把鱼儿放回池塘的那瞬间,比他每一次收获时的笑容,都要更灿烂!夫人也是有更快乐和更喜悦的样子!

    看来老夫的垂钓确实不是为了收获!所以鱼儿们也知道,上他的钩只是在做一个很好玩的游戏!也所以老夫每一提钩的收获都是很丰,可他收获更丰的却是心情!

    老夫再次固定好鱼杆的时候,夫人已开始收起了餐具,起身!

    此时的我,才忽然感觉到:还真的有点儿饥肠辘辘了!

    于是,转身,踏着那细雨浸润过的小石板路,带着那份美好,朝着家的方向,而去!

 

Copyright © 2007-2015 新宝gg创造奇迹登录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vip9.99xbgg.com 豫ICP备12001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