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知公告   更多>>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园地
母亲的诗意和远方
发布日期:2018年06月13日   发布人:jmmhg   浏览次数:  次

中能化工  王新衬

    星期天的清晨,母亲打电话过来告诉我:今年的咸鸭蛋腌的可好啦!快回来带走吧。隔着话筒都能感受到她老人家的那份骄傲。

    有了好东西,忍不住第一时间告诉她的子女们分享她勤劳的果实,这就是我们那淳朴的母亲。

    回到乡下,母亲已经把给我准备好的咸鸭蛋装在一个大纸箱里。院子里的小桌上,一块块已切好的码在盘子里橙红冒油的鸭蛋块,在阳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。我忍不住捏一块品尝,蛋清的细腻夹杂着流油的蛋黄,好似无数细沙在嘴里轻轻流散,阵阵咸香溢满口腔。我连连说了几声好吃,年迈的母亲像个小学生一样,兴奋的满脸皱纹荡起了层层涟漪。

    腌咸鸭蛋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很费时费力。春天,风和日丽的日子,老人家坐在院子里从旭日东升,到夕阳西下,也不知提了多少桶水,跑了多少来回,才把一枚枚鸭蛋洗净、晾干,再把黄泥和草木灰加水加盐搅拌成泥浆,洗干净的鲜鸭蛋在泥浆里滚一圈,再裹满草木灰。所要注意的是用的鸭蛋也是有讲究的,鸭子品种不同,产出的鸭蛋壳有厚薄之分,要分开来腌。壳厚的盐要多放点,薄的少放点,不然腌出的鸭蛋味道不好。分辨鸭蛋蛋壳薄厚时,母亲会一枚枚对着灯光照,过光度好的壳薄,反之壳厚。滚上草木灰的目的,是避免蛋与蛋之间粘住,然后放在杠里摆齐,最后把多余的草木灰泥料倒在上面加盖密封起来。就这样放上一两个月,腌好的鸭蛋是蛋清细腻,蛋黄浸油。

    记得小时候,每到逢年过节母亲都会特意码上一盘鸭蛋,黄白相间的鸭蛋一圈圈的在盘子里,像盛开的花朵,像诗人笔下的作品,像画家挥洒的丹青,更像各族人民手拉手团结一心共谱辉煌的场景。我们团坐在小桌边尽情的享受着,开心的拥有着,满满的幸福充满了农家小院。

    母亲一辈子默默劳作,平凡朴实的她如同村后的土地一样,生长着丰硕的果实,没有上过一天学,但每年为我们腌咸鸭蛋是她必备的功课。对她来说,只要她的子女们平平安安,生活美满幸福就是她的诗意和远方。

上一篇: 给生命系上安全带 下一篇: 岁 月

Copyright © 2007-2015 新宝gg创造奇迹登录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vip9.99xbgg.com 豫ICP备12001688号